昔日道阻且长 今朝大道康庄——榆林交通大变迁片断

来源:陕西日报  仵永杰 雪野 任佳  发布时间:2019-07-17 12:42

  原标题:昔日道阻且长 今朝大道康庄


 1973年,在家人搀扶下,一位老太太骑驴出行。 资料照片 陈天宝摄 


 高沙沟村临近镇川河神庙无定河大桥。 七月五日,该村村民高锡祥说:“无定河水大,没有建桥时,人们只好从河水中蹚过,很危险。” 


 七月五日,在榆林汽车站,一辆客车驶出出站口。 


 七月四日,在榆林榆阳机场,旅客陆续走出机场。 


 七月三日,在西安开往榆林的火车上,一名小姑娘在和家人聊天。 


 沿黄公路佳县段(7月5日摄)。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 仵永杰摄 

  于历史长河中回溯,在经过上郡的南北驰道中,中原王朝与游牧部族争战的烽火依稀燃着;出榆林城东门的东路大道上,商旅往来络绎不绝;在通往神木、定边等地的草路旁,拉驼人结束奔波后投宿小憩……

  世事沉浮,阡陌成新路;岁月更迭,崎岖变通途。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以榆林为代表的陕北交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道路向四处延伸,出行方式多样可选,交通工具发生变革。闭塞荒凉变成了繁华热闹,交通不便已经成为过往,发达的物流代替了人扛畜驮。

  步行畜驮走八方

  在很多榆林市民的家中,有一张与骆驼的合影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在当地公园中,现在偶尔还可以看到骆驼。五六十年以前,骆驼是当地主要的运输工具和代步工具,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20世纪50年代,榆林大量皮毛、炭、盐等货物的运输靠骆驼等牲畜。有的人家专门以养骆驼、跑运输为生,他们组成“驼行”,雇脚户从事运输。

  “我的爷爷郑宽义就是那时养骆驼、跑运输的,一大家子全指望骆驼糊口。”郑三云出生于1955年,他对爷爷拉骆驼往事的记忆并不清晰,这些大多是从父辈言语中听来的。

  一个骆驼可以背负400公斤左右的货物,每天大概走35公里。从榆林到西安是18站,一共要走18天。那时候只能估摸着走,大方向不错就可以。边走边问,绝不能误站。若耽误了行程,不但要多出食宿费,还会因为超过到货日期而有失信誉。

  “一次,驼队过黄河去往山西时,冰面突然破裂,拉驼人、骆驼、货物全淹没在河水中。”郑三云回忆父辈讲述的危险经历时说,“拉驼人经常在天寒地冻时赶夜路,腰腿容易受风寒而落下病根。那时人为讨生活,真是拼了命。”

  运输靠牲畜、近处靠步行、远路“大道奇”,这是当时榆林交通的真实写照。

  1953年,榆林开始用美国制造的“大道奇”卡车运客,客货混载。当时,一名中专毕业生被分配到榆林工作,就得乘坐“大道奇”卡车来榆林。“大道奇”卡车载着乘客从西安出发,逢山爬山,遇河过河,“晃”22天才能到榆林。

  20世纪70年代初,用于客运的车辆实现了轿车化、国产化,同时以榆林为中心的长途客运网初步形成。这时,从榆林去西安的时间减少为3天。

  坐上火车下西安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榆林进入高等级公路、干线公路、农村公路全面建设的大发展时期。2003年,榆靖高速公路建成通车,黄沙飞扬、行路艰难的情景一去不复返,开车从靖边到榆林只需两个小时左右。而在20世纪50年代,同样是从靖边到榆林,骑着骆驼得走将近半个月。

  镇川河神庙无定河大桥见证了榆林交通发展的历程。人们去米脂县龙镇拉煤时,必须经过无定河。大桥没有建成时,牵着毛驴拉煤的人只能从齐腰深的河水中过去,危险常有发生。

  “隔河不算近,隔山不算远。过去,我们村子不与河对面村子结亲。正所谓‘隔河不聘’。”石崖地村临近镇川河神庙无定河大桥,该村村民刘继清回忆说。

  1977年,镇川河神庙无定河大桥建成通车后,附近村的村民们激动地嚷着:“婆姨们不用过冷水了,以后拉煤就方便多了,女子嫁到对岸也行。”

  1984年10月19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发消息《陕北有煤海,质优易开采》。神府煤田一举震惊世界,自此拉开了榆林煤炭大开发的序幕。广袤的煤田推动榆林铁路快速发展。包神铁路1986年开工建设,1989年开通运营,这条铁路担负着煤炭外运的重任。

  2001年4月15日,在无定河畔的绥德县,浩浩荡荡的陕北老乡从四面八方赶来,目睹神延铁路铺通盛况。神延铁路正式投入运营后,榆林人终于实现了坐上火车下西安的梦想。

  城市群融合发展

  榆林是呼包鄂榆城市群的重要节点城市,自然资源富集,经济发展迅速。在经济融合发展的强力推动下,榆林交通发展跃上新高地。

  榆林西沙机场于1988年建成通航时,只有榆林至西安1条航线,每周仅有1班。2008年,榆林榆阳机场正式投入使用,并于2010年推出“西榆快线”,每日航班量达到16班以上,已成为旅客往返西安、中转全国乃至世界的“公交化”航空快线。

  目前,备受瞩目的延安至榆林高速铁路基本具备开工条件。该项目是国家“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包海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公路建设同样突飞猛进。目前,榆林初步形成了以高速公路和绕城快速干道为主骨架,以国省干线公路和沿黄公路等为次骨架,以农村公路为脉络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7月5日,在沿黄公路佳县段,车辆来往不绝。住在附近村子的人,抬脚就能上沿黄公路,走亲戚、赶集非常方便;也有人从远方驱车而来,欣赏沿黄公路风景。

  每年农历四月初八,佳县县城的白云山有庙会。之前,佳县坑镇的人去白云山赶会,必须在早上三四点出发,沿着山崖走羊肠小道,大半天才能到白云山。现在,顺着沿黄公路,从坑镇驾车到白云山不到一个小时。

  榆林、西安、呼和浩特及周边城市逐步形成“同城效应”。未来,榆林将建成外通内畅、干支相连、布局合理、功能齐全的路网,铁路客货运输与公路、航空运输有机衔接、深度融合,助力榆林经济社会发展。(记者 仵永杰 实习生 雪野 任佳)

(责任编辑:龙建儒 )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经济 | 科技 | 企业 | 生活 | 艺术 | 综合 | 图片

中国文化观察网 by www.ccaen.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院 邮编:100031

事 务:rec@ccaen.com 合 作:zbs@ccaen.com

京ICP备150069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