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科学梦,着落在中国散裂中子源

来源:东莞文联    发布时间:2019-10-26 11:10

   导读:座落在东莞大朗的中国散裂中子源,是由中科院和广东省共建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2018年8月,历经6年半建设的散裂中子源项目正式投入运行,这标志着我国成为继英美日三国之后,第四个拥有散裂中子源的国家。散裂中子源的建成和启用,如同一棵科技前沿的参天梧桐,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高科技人才,纷纷来此建巢筑梦,将青春与智慧奉献于此,实现着共同的科学梦、强国梦!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陈洁博士,便是其中一位!

  像我这样的80后,大部分人儿时的那些"远大"理想中肯定有一个是成为科学家。我在上小学那会儿,像牛顿、达尔文、爱因斯坦、 钱学森、 杨振宁等等科学家的名字早就耳熟能详了。但他们真正做的是什么,其实似懂非懂,只是大人们提到他们的时候,总是一副赞扬和尊重的样子,心里就觉得他们特了不起,希望自己长大后也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2001年,我考入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向着儿时的梦想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而到2010年博士毕业时,我才意识到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实现了儿时的梦想。

  我攻读博士的最后一年是在斯坦福大学度过的,作为联合培养的公派生来到斯坦福进修学习,当时朋友们都建议继续在国外学习或工作。但是我作为一个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学子,从小父母长辈们说得最多的就是感恩,我知道能出国到世界名校留学,取得博士学位,全靠党和祖国的培养。最终,我决定回国,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实现自己的价值,并为她变得更好而尽我的绵薄之力。我的决定也获得了导师和父母的支持,他们相信祖国的各项事业都在蒸蒸日上,年轻人在这里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舞台。

  说起来,我差点跟中国散裂中子源(CSNS)失之交臂。我回国的时候,CSNS不久前刚刚获得国家立项,各项筹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CSNS是当时中国单项投资最大的科学工程,也是在基础科研平台方面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关键一环,它建成之后对我国新能源、高端制造、 先进材料等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都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遗憾的是,我得知这个消息有点晚,已经过了CSNS招聘全球英才的截止日期。 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实现自己人生价值和目标的机会,一定不能错过,而且从我的研究背景来看,我应该能在其中发挥自己的专长。于是我抱着忐忑的心情向项目经理部写信毛遂自荐,结果收到了经理部热情洋溢的回复,并顺利通过面试,成为了汇聚各方精英的CSNS大家庭中的一员。 事实证明,我的直觉和选择非常正确。

  在CSNS,我荣幸地加入了通用粉末谱仪(GPPD)小组。这是一个年轻的团队,小组负责人何伦华老师当时三十出头,其他的几个组员康乐、 张久昶、 卢怀乐,以及晚些时候加入的罗平则都和我同龄,大家可谓风华正茂,劲头十足。虽然说博士期间已经知道要想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科学家有多么不容易,但当从事CSNS的工作后,我才进一步感受到科研工作者的付出和辛苦。建设大型科研装置和在实验室里做研究是完全不同的。 在实验室做研究,主题明确,事务性工作不多,比较能够集中精力关注和思考一个问题。而大型科研装置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既要有扎实的理论工作作为支撑,同时还必须考虑实际建设过程中的方方面面。 由于人手有限,团队当中的每个成员几乎都负担着性质不同的各种工作。拿我来说,既要参与谱仪的物理设计工作,也要参与部件的研发,包括外出调研、讨论技术方案的可行性、 招标等等;除此之外,还需要参与谱仪的各个部件及合成之后的调试和运行。参与CSNS这十年的建设工作, 一个最深切的感受就是它不仅需要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还需要忘我的奉献精神。

  科学研究工作从来容不得半点马虎。 2016年年底, 我到绵阳参加GPPD系统的冷调试工作。 一下飞机就直奔工作现场,然而调试工作却不顺利,鼓捣半天也没有出现预计的指标。当时急出一身汗,因为如果这里卡了壳,接下来整个工程的进度将会受到很大影响。 后来我反复核对各个部件的状态,最终发现其中的原因,调整之后,调试很快就顺利完成了。当标样的衍射峰出现在监视器上时,我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虽然几乎两天两夜通宵达旦的工作,但是心里顺快得不行,竟然不觉得困倦,都想放声高歌一曲了。由于后续还有其他工作,调试完成的当天我就乘机赶回东莞,在飞机上才补了一个小觉。

  这几年在外奔波和加班加点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2017年7月,我儿子呱呱坠地,当父亲的感觉好极了!躺在婴儿床里的他,一天一个样,眉眼逐渐舒展开来,有时候觉得像妈妈,有时又觉得像我,真是有点纠结啊!本来是准备每天回家看看他,和他一起成长的,但是因为CSNS工程进入了最后的攻坚阶段,工作强度急剧增加,完全超过了我的预期。特别是中子束流来的时候,为了不浪费每一个中子,谱仪的热调试工作强度非常高,几乎每时每刻都不能离开。很长一段时间,每天不到7点就从家离开,这时小家伙还在呼呼大睡;凌晨1、 2点才能回来,小家伙又早就重新呼呼大睡了。不得已,我跟媳妇儿商量。通情达理的媳妇儿看我不仅帮不上忙,反而是给他们娘儿俩添乱,自己带着孩子回老家去了。 那时候每天繁忙之余,最大的安慰就是打开微信看看媳妇儿发来的儿子照片和视频,看到他天真的笑容和听到吱吱呀呀的童言童语,工作上的疲累和烦恼就烟消云散了。那年的中秋、国庆和春节都在加班,我们一家三口两地分居,看到周围的人们团团圆圆,心里五味杂陈,满满的内疚。

  2018年8月底,经过多轮严格评审,CSNS项目正式通过了国家验收,参与评审的专家组对项目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其中,我所在的GPPD团队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到2018年7月,GPPD已完成9个用户单位13个研究组的18个用户课题。 2018年4月17日, CSNS首篇用户实验结果科学论文在线发表于Nano Energy(影响因子12.34);6月14日,第二篇论文在国际能源领域顶级期刊Energy Storage Materials杂志(影响因子13.31)上在线发表。 这两篇文章中的相关数据都是在GPPD平台上获得的,这表明它的性能优良,运行稳定。 这在国际上都是罕见的(美国散裂中子源开始运行的前两年没有发表过论文),在GPPD的专门评审会上,与会的国内外专家一致为它的出色表现鼓掌,并给出了极佳的赞誉。

  俗话说得好,没有耕耘就没有收获。从童年时的理想,到现在依托CSNS取得的小小成绩, 我在一步步努力实现着我的科学梦。虽然这些微不足道的成绩说不上了不起,但都是我全心全意拼搏换来的。我相信,当像我这样无数个小小的梦想汇聚在一起的时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这个所有中国人共同的中国梦就一定会实现。

  本文作者:陈洁

  图片来源:"东莞梦"公众号

(责任编辑:shixiao )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经济 | 科技 | 企业 | 生活 | 艺术 | 综合 | 图片

中国文化观察网 by www.ccaen.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院 邮编:100031

事 务:rec@ccaen.com 合 作:zbs@ccaen.com

京ICP备150069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