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夏笔端的蒋殊

来源:中国文化观察网  孙国华  发布时间:2018-10-08 11:07

  孙夏,乃我闺女是也,引我无尽自豪的女儿,就是在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客座于半朵儿画吧的讲堂,几节课下来反映颇好,约定将油画教学进行到底。在讲堂上我看着她那风光的一面,心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在她绘画的岁月里,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的星光。孩子喜欢画画,从学前班开始涂鸦,迄今已有24个年头了,从未中断过。一个人孜孜不倦的成年累月的追求自己的爱好,着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深深的为女儿二十余年如一日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打动、所慰藉。

孙夏绘画
孙夏绘画

  对一件事的喜欢大概就是动力,她喜欢画画,也为之付出很多,每当寒暑假时,别的孩子或者观光旅游,或者尽享美食,或者休闲娱乐,而她要坚持上课。暑假沐浴烈日炎炎、挥汗如雨;寒假饱受冰霜风雪、栉风沐雨。我们家离少年宫的距离不远不近,路途大约得一个小时,多少个寒暑,来往在解放路上,真是无以统计。开始还用自行车带着她,后来个头越长越高了,自行不好带,每次就打车去,当时的出租车是黄面的,起步5元。那时节,她妈在阳城电厂工地工作,我的工资每个月都要花光吃尽,俺爷俩还断不了到饭店改善一下、奢侈一下、腐败一下。说来她的学画画的路子还是挺幸运的,在少年宫拜何贵生老师为师整6年,初中后少年宫不再接受大孩子,就到了华夏画院的杨老师名下学习又是6年,大学在山大吴大明老师麾下学习4年,研究生在云艺拜杨一江为师。杨一江是陈丹青的学子,说来咱闺女还是名家陈丹青的门徒呢。

  一路走来,孙夏付出了许多的艰辛,洒下了许多的汗水,其中有喜有悲更有些酸楚。酸楚的是无力帮她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现在就业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找工作难,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难上加难,但是孩子并没有把专业落下,每天晚上都要抓紧时间画画,经常是画到凌晨,画画画的生理失调,脸上起小痘,手脚常常是冰凉,胃口消化功能也差,由于消化不好口腔有异味特别大,所以我总是叫她臭臭。戊戌初秋的巧遇到半朵儿画吧的武秀红老师,为她提供的一个展示的平台,登上了传授油画的讲台。在半朵儿画吧的微信群里,被美女作家蒋殊看见了,邀请孙夏为她画一幅画,要在一个会上用,能为蒋殊画画真乃荣欣之至。

王焰绘画
王焰绘画

  蒋殊,字淑芬,原籍山西武乡,武乡人杰地灵,英雄辈出,才子辈出,更是美人辈出。武乡的女人美得让人发颤,美得让人炫目。看那蒋殊,白皙的鸭蛋脸,淡淡的柳叶眉,柔婉的举止,玲珑的外形,风雅的谈吐,让人看了不由得生出几分怜爱,这分明就是一朵美丽的山茶花,洁白无瑕,清新淡雅,芬芳扑鼻,不见奢华,唯觉淡雅。这仅仅是她的内在的外表的美,而内在的美更是让人倏然起敬,内在美,美在她的善良——扶弱济贫不计多寡,倾其所能,不遗余力,遇见弱者总要慷慨解囊予以相助,一次在繁华的铜锣湾开车出来,看见一个年老体弱的乞丐,勾起了她的同情心,她停下车摇开车窗,抓起一把零钱递了出去。内在美,美在她的人品——故乡的那浓郁的深情,作为武乡人,作为武乡文化人,心系武乡,情浓与武乡,与武乡的老八路结下不解之缘,看那本《重回1937》,把一个英雄武乡呈现在世人面前。追求真善美是蒋殊文学之路的永恒价值,求真、向善、寻美,是人类的美好天性。真是美的根基,善是美的光辉。秉持理想、公平和正义的严肃的她创作出脍炙人口的作品,表达了对新生事物的赞颂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不能不说是蒋殊优秀人品和人格魅力。

  基于对蒋殊的尊重和崇拜,同时也出于老乡之情宜,孙夏同学斗胆给蒋殊画起画来,这是从一张照片上移植过来的作品,在孙夏的笔下体现出她对蒋殊的另一种的理解和文学意外的表达。

  蒋殊在蜀葵花丛的这张照片,从构图到色彩,从表情到神态,都是无可挑剔的。在孙夏的画笔下,使得蒋殊从图走出来,动起来,赋予了丰富的情感和思维。给画面注入了厚重的哲学思想,如在色彩上有冷暖的对比;在强度上有明暗对比;在层次上有厚薄对比。采用平光,使画面显得浑厚而更单纯画面单纯、强烈、浓厚,有力度。在这幅作品中用欧洲早期古典油画技法,把中国北宋山水和现代人物融为一体,画面协调。既表现传统精神,又突破时空界限,体现了孙夏追求的审美理想。

  这幅画从色彩上讲,以求得色彩的柔和逼真,色块与色块之间搭配的和谐统一,以及孙夏追求非常严谨的色调,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调子或色调。一幅油画的颜色不能是五颜六色的胡乱拼凑,也不能是纷繁庞杂,令人眼花缭乱的,而应该形成能体现出蒋殊在花田里某种色彩倾向和微妙细腻的画面效果;从形体上讲,体现了孙夏绘画的造型能力,和深厚的素描功底;从光感的角度来看,作品对光的理解趋于了科学与理性,因而对光影的表现也就更加逼真生动。光与光影是烘托气氛的重要元素,这个道理只要看看戏剧舞台的灯光效果就不难理解了。

  在孙夏的画笔端的蒋殊,是那样的清纯甜美无邪,像西方教堂里的童女那样纯洁,她的形象和当下物欲横流的社会似乎有着鲜明的对比。这就是孙夏眼中的作家姐姐,一个成功而知名的大家,然而仍然牵挂着故乡的那块贫瘠的土地和贫穷的人们;仍然惦记着曾经血洒故土的英雄的前辈们;仍然忘不了那一株株被人忽略的小野花——蜀葵。走在蜀葵的丛中她思绪万千,垂帘着美丽的眼睛,好像在祈求着、期盼着,野花蜀葵必将走向辉煌,被世人所青睐。

  画中蒋殊那纯朴甜美迷人的形象,还给人以一点朦胧的感觉和藏掘的感觉,仿佛看到蒋殊的另一面,需要呵护弱女子的形象,总能把耳环丢的剩下一只,总能把饺子在锅里煮破,总能把稿费单落在某个角落。

  站在这幅作品前,能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它牵扯着你让人无法呼吸,此时,艺术与观者的互动交流达到了完美的境地。透过层层油彩,带给我们的是沉默、冷峻和深刻的思考。

  是孙夏的画,还是画中的人。(文/孙国华)

(责任编辑:wjx2018 )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经济 | 科技 | 企业 | 生活 | 艺术 | 综合 | 图片

中国文化观察网 by www.ccaen.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院 邮编:100031

呼叫热线:400-011-0257 服务邮箱:zbs@ccaen.com

京ICP备15006959号-1